稳住现金流是核心,转战线上,线下的早教机构

来源:好学教育 编辑:好学教育 2020-02-10 阅读量:0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出现。使得以线下为主的教育行业面临考验。

1月28日,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做好托育机构相关工作的,指出,各类托育机构可依法暂停开展收托、保育服务,具体恢复入托时间根据实际情况确定。

在停托停课的情况下,“1-2月成为淡季没业绩的话等于亏本,若再遇上家长集体退费,机构应如何自救?”业内人士发出了这样的疑问。

稳住流是核心

现阶段最重要的是什么?

爱乐祺创始人陈靖给出了这样的答案:“稳住流,是解决当下托育机构所有焦虑的唯一出路。”

另一位业内人士同样也指出,“难以开源时,只能节流。”

鹤琴幼儿之家创始人曾在其撰写的文章《自救方能,活着才有以后献给所有托育机构》中算了一笔账:

500㎡的场地,按广州的标准计算,租金正常需要4-5万元每月;人员配备按4个班计算,需要至少12个保教人员、2个厨房人员、2个行政、1个其他,总计17人。人力成本(薪资+社保)按4500元/人/月计算(广州不止于此)总计76500元/月;食材按每人每天10元计算(包含教师用餐)总计15400元;每月成本总计≥131900(正常不止于此)

在难以开源的情况下,只能节省成本。

在房租方面,爱乐祺的陈靖建议跟房东充分协商。现在包括万达等有很多房东,自愿给租户免租、降租;但这并不是房东的义务。疫情到底是否属于“不可抗力”在过往的案例中模棱两可。所以我们建议机构,先暂时不要缴纳房租。即使因此跟房东走到诉讼那一步,也会本着“公平原则”例如两个月房租,判决的大体标准,甲乙双方各负一半。

在员工方面,她认为,尽管各个区域的劳动保障局规定都不太一样,但大体上2月都要支付整月薪资给员工。不过建议跟员工协商,按企业停工停产的原因,可以调岗、调薪等方式来把控这部分成本。

更重要的是,磨刀不误砍柴工。不止一家机构向蓝鲸教育表示,疫情期间其实也是修炼内功的好时候。磨好课程,做好教研,其实也是为后续进行蓄客和开拓的过程。做好其中的服务,后期正式时,机构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恢复元气。

转战线上是否可行

托育早教机构多以加盟形式存在,总部显然也有义务赋能旗下的加盟商。比如爱乐祺于去年12月,在既有的品牌爱乐祺(品质托育,目前全国510家)和彩红贝贝(普惠托育,目前全国60家左右)的基础之上成立了一个托育产业集团,为旗下的品牌赋能。品牌赋能其中一项就是关于线上课程的业务,全称叫做“小爱课堂”

这项业务原本预计在今年6月左右启动。但因疫情“小爱课堂”提前上线。

“现在到处都是线上课程,而且都是免费的。很多机构都在自己用美拍、抖音等拍摄不够专业的线上课程。但其实建议中小型机构还是在这个过程中做好口碑和服务,不要用自己不擅长的线上课程跟大机构进行PK。”陈靖指出。

有十多年创投经历的赵子麦清楚,线下机构可以做到盈利,财务模型很清晰。只是断几个月流而已,但线上教育很多时候盈利模式还不清晰。“线下机构和线上机构需要的能力完全不一样,线下为主的教育机构要知道自己的优劣势各是什么,别拿自己最差的马去跟人家比赛”他表示。

年糕妈妈创始人李丹阳也非常认同这一点。2018年6月,作为育儿公司的年糕妈妈正式发力学龄前教育业务,首款产品早教盒子早已上线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托育

托育,通常被认为是指由婴幼儿的法定监护人之外也就是父母之外的人(直系亲属之外的人)来照看,在特定时间内的一种持续不断的照顾行为,比如是在父母工作时间或其他外出时间等。

机构

机构,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构件通过活动联接形成的构件系统。按组成的各构件间相对运动的不同,机构可分为平面机构(如平面连杆机构、圆柱齿轮机构等)和空间机构(如空间连杆机构、蜗轮蜗杆机构等);按运动副类别可分为低副机构(如连杆机构等)和高副机构(如凸轮机构等);按结构特征可分为连杆机构、齿轮机构、斜面机构、棘轮机构等;按所转换的运动或力的特征可分为匀速和非匀速转动机构、直线运动机构、换向机构、间歇运动机构等;按功用可分为安全保险机构、联锁机构、擒纵机构等。

相关推荐

中学教育 更多+

交流平台